店門外來來往往的行人

沒走進門的,通常都直接忽略

唯獨她,牢牢吸住我的目光

每次看到她

很確定她是梳妝打扮後出門的

但手上拿的「道具」每天都不同

有時提著真正的包

有時是空了的沙拉油桶

各種能提的東西

都是她走在這條路上走秀的配件

這一天我看她提著澆花器

還多撐了一把紫色的傘

每每經過我店門口

也總不忘問候我那盆仙客來

其實這天真的很冷

她卻只穿一件單薄的針織衫

下半身也是及膝短褲

雖然穿了一雙長襪

外頭氣溫13度左右

應該沒有什麼保暖作用吧!

晚上11點多,她還在馬路上晃

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?

注意她有一些日子了

不曾有人來找或帶她回家

打烊時我往巷裡走準備開車回家

已經近凌晨一時

她還在對著「某人」聊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