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勝負】

【勝負】

曾經風光一時的臺糖鐵道,依然跨越急水溪橋,只是雄偉不再。在一陣豪雨匯流沖刷之後,光秃的河谷襯著茂密卻一無所知的牽牛花,這景象,還需要頒獎典禮嗎?

繁華事散逐香塵,流水無情草自春。

— 唐.杜牧〈金谷園〉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